发改委赴重庆开展调研,中国首个通用航空示范省引期待

刚刚,国家发改委官网发布新闻“基础产业司赴重庆市开展通用航空业发展示范省建设专题调研”。

在调研中,基础司副司长任虹同志重点指出:

一是重庆通用航空业发展示范省建设要突出重点,可优先选择支线机场开展通用航空服务、飞行服务站建设、通用航空公共服务网络三方面进行试点示范;

二是地方有关部门要勇于开拓创新,深化军民融合发展,建立军民航统筹协调机制和管理服务平台,促进通用航空和运输航空协调发展;

三是地方有关部门应按照“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的原则,在通用机场建设、通用航空飞行活动报批等方面加快简化审批和流程再造,做到公开透明、方便用户;

四是低空空域管理应以需求为导向,实施分类管理,以发展促改革,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好经验好做法。

首先,我们一起回顾一下重庆的通用航空产业规划:

2017年3月21日,重庆市发布《重庆市通用航空业发展行动计划(2017―2019年)》。该行动计划明确指出重庆发展通用航空业的目标,其中通用航空机场方面是这样的:

以万州、黔江、武隆、巫山等4个支线民用机场为骨干,充分利用现有设施,适当实施改扩建,增加通用航空功能,满足区域通用航空发展需求。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以企业为主导,坚持社会资本投入通用机场建设,建成永川、万盛、两江通用机场以及巴南、北碚等一批临时起降点,并建立通用机场建设项目储备库。积极推进军民融合发展,争取大足区、梁平区等地机场资源向通用航空开放。力争到2018年,全市建成、在建通用机场及临时起降点超过10个;到2019年,基本实现通用机场服务网络市域全覆盖。而在重庆“十三五”规划中,也对通用航空机场进行了规划,目标是20个通用机场。不管是行动计划还是“十三五”规划,重庆市对通航机场的规划都是科学的、理性的。

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部门先后赴重庆、新疆、浙江等地开展专题调研,听取地方政府以及企业建议。在此基础上,发展改革委印发了《近期推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重点任务》,明确了五大方面共21项重点任务及分工,并会同民航局、体育总局、旅游局推出了通用航空短途运输网络、通用航空旅游、航空飞行营地等第一批共41项示范工程,拓展通用航空公共服务应用,促进与旅游、航空运动等创新融合发展。

目前,安徽、江西、山西、内蒙古、黑龙江、云南、青海等地研究出台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浙江、广西、重庆、西藏、宁夏、云南、海南、甘肃等8个省(区、市)已出台通用机场布局规划。云南省简化了通用机场建设项目审批(核准)程序。四川省设立通用航空发展基金,江苏省出台通用机场专项补贴资金管理办法,内蒙古自治区对通用机场建设优先保障用地并安排财政资金补助。2016年,各省共审批(核准)通用机场项目24个,其中企业投资项目14个。

其次、为什么要简化通航机场建设审批手续呢?现在的审批流程是怎么样的?

4月14日,民航局发布《通用机场分类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对通用机场实施分类分级管理。《办法》创新了通用机场行业管理制度,将进一步促进通用机场健康发展。具体的审批流程大家可以看看这个文件。《办法》在很大程度上简化了通用机场的审批程序。我们一起看看重庆通航协会理事、重庆申基通用航空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仲良是怎么样解读的?

分级标准更简单

原一类通用机场航空器29座上限取消与过去实行的民航行业标准《通用机场建设规范》(以下简称《规范》)相比,《办法》有哪些新变化呢?

李仲良说,《办法》是根据2017年民航局通用航空安全监管新理念,按照是否涉及商业载客飞行区分监管标准来制定的,并将通用机场按照是否对公众开放,分为A、B两类。其中,A类为对公众开放的通用机场,允许公众进入以获取飞行服务或自行开展飞行活动;B类则为不对公众开放的通用机场。其中,按照分级管理制度,又将A类通用机场分为三级。其中,含有使用乘客座位数在10座以上的航空器开展商业载客飞行活动的为A1级通用机场,使用座位数在5~9座之间的航空器开展商业载客飞行活动的为A2级通用机场,其余均为A3级通用机场。“并且,在A类机场具体分级上,《办法》还取消了过去月起降量要求(过去通用机场分类以飞机座位数、起降架次为依据,例如含有使用乘客座位数在10~29座航空器,或月起降量达3000架次以上,才能是一类通用机场),同时取消了原一类通用机场航空器29座的上限。”李仲良说,这意味着通航机场没有了高起降架次要求,运行压力将得到降低,只需航空器座位数达标就能成为一类机场。同时,一类通用机场航空器29座上限的取消也意味着,通用机场未来会出现更大载客量的通用飞行器。

前置条件更简化

场址申报不再要求“三选一”

同时,通用机场建设流程、标准得到统一,未来各地区建通用机场手续不会再有差异性。”李仲良介绍,过去,《规范》在具体实行中,由国内七个民航地区管理局出台具有各地区特点差异性的对应管理程序或办法,在客观上造成了各管理局之间标准、程序的不一致。“此外,审批程序得到简化,未来完成机场建设申报更方便。”李仲良说,此前通用机场建设审批,普遍以运输机场审批流程为基础进行简化,但大多保留了场址审核、(预)可研报告审查、初步设计审核、建设实施、工程验收等工作步骤要求。对于申报者来说,程序复杂,环节众多。而《办法》则仅保留对场址审核的要求,且进一步明确和简化了场址说明材料的内容要求。他介绍说,《办法》不再要求“三选一”(过去场址申报需同时提交一个主场址,两个备用场址,《办法》只需提交一个场址);并且在报送场址说明材料时也不再要求由不同层级地方政府报送,只要机场建设项目投资人,向所在地民航地区管理局提出申请并提交场址说明材料即可。“除此之外,行业内都普遍关注的许可证获取要求也将进一步简化。”李仲良表示,虽然《办法》仍要求通用机场应取得使用许可证后开放使用,但对申请条件和提交资料进行了简化,其中,对于A类通用机场进一步明确的申请条件和提交资料中,并未提及原有竣工验收、质监备案、军方批复、安保方案等文件材料;对于B类通用机场来说,也只要求机场运营人按要求向公众发布信息即可提交申请。“对于所需申请材料受理、审查、决定、颁证的周期和流程,《办法》也做出了进一步明确规定。”李仲良表示,《办法》的核心变化,就是由过去重程序、重审批向重效果、重服务转变。

机场建设更快速

申报审批时间缩短半年以上

“通用机场行业管理制度体系,过去一直以来采取套用或简化执行运输机场规章制度的做法,造成了业内普遍反映的标准偏高、要求不适用、申报审批耗时长等问题。”李仲良说,过去一个通用机场的建设普遍需要2年多时间,经历上百道程序。“而《办法》对通用机场最直观的利好就是时间与投资的节省,仅申报审批时间就将缩短半年以上,而费用至少节省上百万元。”李仲良表示,随着《办法》的施行,国内通用机场的总体布局建设也会进一步加快。他预计,每年的建设进度将会提升20%左右。而这种加速带来的利好也很明显。李仲良说,对于通航运营公司来说,这将解决飞机起降难的问题,同时解决偏远地区、地形复杂地区航空器因无起降点不能进入的难题。并且,随着通用机场建设的加快,与之配套的油料、导航、航行情报、维修救援等服务也将得到保障。“这意味着,通用航空在低空旅游、农林灌溉等应用领域得到配套保障。从基础设施到消费领域,整个通航产业将得到快速发展!”李仲良说。

这次国家发改委发布的新闻提出一个新的概念,即“通用航空产业发展示范省”,之前我们更多听说的是示范区或示范基地,而将一个省作为通用航空发展的试点确实是一个更加宏大的概念跟规划,体现了国家对通用航空的发展是越来越重视。通用航空示范省的探索值得我们期待。